您的位置 首页 >> 汽车销量

许先生之长明灯

来源:爱你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破暗长明世代深,烟和香气两沈沈。不知初点人何在,?

只见当年火至今。

————楔子

那夜大风,黑云压境遮住了月亮微茫的光亮,大雨未至,拿着刀走在街上罗隐全身上下却已经是湿漉漉。

他前几日刚接到一个刺杀任务,刺杀当朝的大理寺卿何承风。

不过这何承风结的仇过于多,在身边雇了许多江湖高手,成天围在他身边,将他保护的密不透风。罗隐跟踪了他几个月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机会来了。

这月十五晚上,何承风要单独见一个人,约在离长安城外不远处的小湖边。

那里除了有一个短亭,四周的草木不过小腿长,不好隐藏,于是罗隐在十五早上就带着长剑跳进小湖里,屏了呼吸等着何承风。

夜里蟋蟀声中夹杂着一阵阵急促脚步声,何承风如期而至,不过未等到所约人,等来的却是水面溅起千层涟漪和一身黑衣拿着利剑的罗隐。

利剑出鞘,直刺何承风的心脏,他手无缚鸡之力,只好任人宰割。

罗隐一使劲便刺穿了何承风的身体,将其钉死在了柱子上。

用刀割下他的脑袋别在腰间趁着夜里快速离开。

此时夜已深,街上灯火依稀,大风吹着他披散的长头,有丝丝的血腥在空中弥漫。

罗隐在一家名为不留客栈的地方停住了脚,眼前灯火通明,大门敞开。大厅之内,一个女子穿浅蓝色纱裙,面带白色面纱。坐在桌旁,看着小炉之中煮好的酒。

偶尔瞥见了客栈门前的傻站着的罗隐,笑了笑对他说道:“几月没来,我以为你死了呢。”

他也了笑起来:“你若想着我死,怎么会知道我今日狼狈一身,正好需酒驱寒?”语罢,罗隐已经坐在桌的那另一边,拿着酒勺搅了搅炉中微热的酒,承上一碗,大口开喝。

女子不再理会罗隐,而是用点点星火引燃承灯架上的长明灯。罗隐每次来,她都点一盏。如今再看承灯架上一排排火焰均匀的长明灯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罗隐来了多次了。

饮完了酒,罗隐揩了揩额角的汗渍。疑惑的看着她,:“我说我每次来你都为我点一盏,这到底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喜欢。”她轻笑着转身,立即给他下逐客令:“我这不留客栈,就是不留客过夜,你若休息好了便快些回去免的府上大人怀疑。”

“好嘞!”他拿着剑朝着门外走,转身给她做了一个不似杀手到像普通少年公子鬼脸。

惹她突然一笑。

罗隐是官家出生的公子,家父在朝廷地位显赫,本来想着子乘父业。没有想到他生下来就不是当官的料,一心想着行侠仗义,不喜舞文弄墨,到是爱武刀弄枪。于是偷偷被着家里人加入了长安城中最神秘杀手队伍,专刺杀朝廷之中的贪官污吏。

可万事开头难,罗隐第一次出任务就遭了暗算,被十几个大内高手袭击,他用尽全力将那些人斩杀殆尽,身负重伤依然逞强拖着带血的身子走着。连他也不知道走了好久只知道到最后晕死在了一家客栈的门前。

待他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中,身上毫无伤口不说,还活动自如。再去寻,果真在城东寻到那么一家客栈名为不留。

客栈门大敞开,里面冷清只有个姑娘带着面纱,不以真面视人。她见他来便在乘灯架上放了一盏长明灯,找了星火将灯芯引燃。

罗隐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拿着剑双手抱拳说:“今天前来是感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

女子一怔,复而笑了笑,请他进来坐坐。

知道罗隐的遭遇以后,想他一人行侠仗义又不可能与他人多说,若是受了伤更是不好医治于是女子说:“你若不嫌弃我这小店,常来坐坐,可好?”

罗隐知道她的用心道了谢,就此别过。不过后来只要是出了任务,之前之后他都要去不留客栈坐坐,仿佛这里成了他的另一个家。

他走在回府的路上,看着天际泛起的白肚鱼,停住了脚步。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夹杂着飞镖向着他刺来。他用手轻轻接下,然后捏的粉碎,

“从客栈出来你们就跟着我。还不出来!”罗隐朝着周围大喊。

霎时,几十个蒙面的黑衣将罗隐围住,带头的人用手作了个杀的姿势,所有的人都会意的拿着刀冲了上去。

他躲闪得当,出招有度,很快就占了上风。不过那群人阴险连发暗器,一时掉意轻心,手臂上竟然白白挨了几个飞镖。

一下子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,罗素的身体上开始有了岩浆流动的纹路,然后整个人开始慢慢燃烧。

而就在此时,不留客栈之中所有的长明灯突然全部熄灭。女子大骇,冲出客栈看到了差不多化成灰烬的罗隐,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助与疑惑。

突然她眼泪簌簌落下来,难道真留不住他了吗?一阵风吹过来,面纱浮起,一张熟悉的脸映在了罗隐的眼中。

她是苏禾。

苏禾与罗隐从小到大都认识,而且两家是世家,早已约定好等两个孩子长大以后就成婚,可罗隐就在成婚前一日不见了踪影,苏禾想或许是真留不住他,心灰意冷。想一死了之,可是有一个自称的许先生的男子救了她,他说他是自冥界而来的阴司,或许以后能够帮助她。

而当时的苏禾想,若说帮她,她什么都不求只要能够再见看到罗隐就心满意足了。

许先生叹一口气说:“去城东不留客栈,你就可以遇到他。”语罢便没有了踪影。

果真是遇到了他,不过那时的罗隐已经气绝,她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,于是将他的灵魂附在了纸人身上,又烧了他的尸体,每次他来不留客栈,苏禾就用他的骨灰加在长明灯灯油之中,以此来保佑他,平安无事。但如果灯灭,也就代表着罗隐不在人世了。

之后几日里,坊间都在传不留客栈那场大火,?足足烧了三天三夜。火中还有女子的哭笑声听起来特别渗人。而待火燃尽,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拾起一盏有了点点微光的长明灯。走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

作者寄语:最近写的文章大多都有毛病,我重新自我反省了一下。。。于是就想再写写许先生系列的文章。我的文章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教。???如果喜欢我的文章顺带看看我的长篇小说《浮生梦长》吧。。。。。

性感美女

标签:
友情链接+
美胸美女图片 厨师帽 1KN100KG济南电子拉力试验机 估计2020猪价会是多少 pe给水管价格 东风随车吊 叶迎春车震照片